值得指出的是,常识并不是恒定不变的,常识时刻处于动态的修正过程中。托马斯·潘恩的名著《常识》,诞生于美国独立的前夜,但是,当时人们的君主制观念还根深蒂固。与其说潘恩在书中重复众人皆知的常识,不如说他定义了符合那个时代需要的新常识。追问热点,不让热点的潮水轻易退去,其最大意义不在于重申人们已知的常识,而在于从激烈舆论冲突中探索新的常识,让这种新的常识变成社会共识。【详细】